天纵奇材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出乎尔者 > 正文内容

那条朋友圈发了之后……

来源:天纵奇材网   时间: 2021-10-06

  1
  
  陈露没想过有一天,会跟徐林走到离婚这一步。
  
  而离婚的导火索,竟是因为她用他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是她的自拍照。他为此跟她吵架,寻常琐事全都摆上台面,两个人都不耐烦。
  
  她是挑衅地说,不如离婚呗,没想到他居然说离就离。
  
  虽然有赌气的成分,她还是愣住了,旋即眼泪夺眶而出。往常这时候徐林就会走过来抱住她,但他此刻却缓缓地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仿佛看不见她。在一起七年,陈露从未像此刻这样愤怒过,她想疯狂地大喊大叫,想冲上去揪起他的领子,但她只觉得心凉,转身跑出去。
  
  夜风很大,夹着潮气。她只穿了单衣,在小区门口她又站了一会儿。徐林没有跟下来,她的眼泪更加汹涌,又没有勇气再上楼跟他对质,只好打了辆车去闺密家。早上她红着眼睛从闺密家醒来时,打开手机没有徐林的未接来电,也没有消息,她缩进被子无声地大哭了一场。
  
  恋爱这么多年,她说过很多次分手,结婚后也闹过几次离婚,每一次都是徐林妥协,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但是这一次,她知道徐林好像是认真的。
  
  那一刻,她所有的愤怒都化为了难过,甚至有些后悔。就算他公司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同事癫娴病是什么原因引起,就算那个女同事暧昧地称呼他亲爱的,就算在他真的有想过出轨,但也不一定会出轨,可现在被她闹成这样,一切都没法挽回了。
  
  陈露在闺密家住了四天,徐林也没有来找她,第五天陈露拿了份离婚协议书去他公司找他,他只是淡淡地望了她一眼,犹豫了片刻就签了字。
  
  陈露难过得死死地攥着手,却假装淡定,其实她只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将他一军,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就签了字。
  
  陈露懂了,大概他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叫丁小梦的女同事。
  
  她曾说过很多次,如果以后徐林爱上了别人,她就放他走,那是因为她知道他不会走,可是真到了这一天,她才知道自己有多痛。
  
  2
  
  陈露是个典型的文艺女青年,大学的时候天天泡图书馆,穿着亚麻裙子捧着诗集,徐林说她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文艺女青年都是飘飘然的,像活在云端上享受凡夫俗子的仰慕,陈露也不例外。其实她并不是多么漂亮,只是胜在有气质,而徐林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帅哥,当他捧着一束满天星跟她表白的时候,她意外又惊喜,但却摆出一副高傲的面孔拒绝了他。
  
  这一招叫做欲擒故纵,果然徐林上了钩,越发对她着了迷。
 癫痫食疗偏方 
  其实,陈露除了有个文艺女青年的名头,读过几本外国名著,看过一些文艺电影,会写写抒情诗之外,并没有什么长处,对于徐林她是有些自卑的,毕竟学校里有那么多漂亮的女生,但是她把自卑都藏在心底,永远一副文艺女青年的高傲脸。
  
  徐林第三次表白,她才答应,所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她高高在上,而他低于尘埃。
  
  但其实,她是没有底气的。
  
  所以,她担心徐林步入社会后,就像从小河流进了大海,遇见什么样优秀的女生都有可能,为此她忧虑过很久。就算毕业第三年,他们就结了婚,她依然如此,只要看见徐林在微信上跟女性聊天,她就趁他晚上睡后看他的手机,如果对方不漂亮她就松了口气。
  
  那次,她看见的是丁小梦,刚大学毕业,笑起来眉眼弯弯,尖尖的下巴,化着精致的妆,朋友圈清一色自拍照。她坐在马桶上一张张点开看,越看越害怕,越看越哀愁,这么漂亮的姑娘,连名字都这么好听,虽然她跟徐林的聊天记录并没有什么不妥,但她仍然像一只防御的刺猬,竖起了全身的刺。
  
  连续好多天,她都忧心忡忡,每天晚上趁他睡觉后查看他们的聊天记录,依然没查出什么,但是那个漂亮的丁小梦像个定时炸弹横亘在她心里,她甚至想,就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徐林没有动心,但是世界上有那么多个丁小梦,而她们的人生还那么长。
  
  他总有一天会厌倦自己吧。
  
  陈露这几年不写诗了,也过了穿亚麻长裙的年纪,从前徐林会在朋友圈里发他们的自拍照,但是这两年他都没有再发过了。陈露把这些担忧说给闺密听,闺密说,男人不在朋友圈发自己老婆的照片,八成是想营造单身的假象。
  
  “那能怎么办?”陈露说。
  
  闺密支的招是让陈露化个美美的妆,用徐林的手机发个朋友圈,让那些想吃唐僧肉的小妖精们知难而退。
  
  陈露自诩文艺女青年,怎么能干这么降低身份的事呢,但是她实在是太忧虑了,虽然素未谋面,但一想起那个丁小梦,她就觉得心里发麻。
  
  所以那天晚上,她趁徐林睡着后,用他手机发了一张照片。
  
  第二天早上,徐林去上班以后,陈露打开手机发现他已经删掉了那条朋友圈,她知道这次肯定有事了。徐林给出的解释是,现在正值事业上升期,不适合把私生活暴露给领导,而她发的朋友圈又没有设置分组可见。
  
  这个理由,陈露自然无法信服,还扯出这两年徐林工作忙忽略她,于是两人大动干戈地吵了起来,所有的质疑,平日里的委屈,都像打开了闸口癫痫的症状的洪荒,一发不可收拾。
  
  离婚,仿佛成了既定的事实。
  
  3
  
  陈露和徐林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下着小雨,他们走得都有些慢,但是再慢也没有回头路,在下一��路口就该分道扬镳了。
  
  陈露没能忍住眼泪,她后悔发了那条朋友圈,也后悔这些年因为自私,没有跟他生个孩子。
  
  其实,徐林从结婚开始就一直想要个孩子,但是她还不愿意被孩子捆绑住,想着多过两年二人世界,他那时笑着说,好啊,反正我们还有一辈子。
  
  “如果。”陈露停下望着自己的脚尖,“如果我们有个孩子,是不是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
  
  徐林看向别处,没有说话。
  
  陈露的心像一艘沉入海底的船,她招来一辆出租车,上车前用电影里女文青的口吻留下一句,后会无期。还不等他说话,就从他面前绝尘而去。
  
  看似潇洒,谁也不知道她的心有多痛,有多绝望,好好的家庭忽然间支离破碎,那一刻她真是恨透了自己,也恨透了那些漂亮的单身女人。
  
  从家里搬走后,陈露回了娘家,每天晚上辗转反侧,眼泪渗进枕头里悄无声息。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lopk.com  天纵奇材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