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奇材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海洋震源 > 正文内容

十年一梦_经典文章

来源:天纵奇材网   时间: 2020-10-16

  “我不想跟你过了!哪怕我这辈子打光棍我都不想跟你过了,这一年来你对我的折磨我已经受够了…… ……”

  这几天,韶君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这句话。来自于这十年来她一直爱着的人,来自于伤害过她、欺骗过她的枕边人,她睁着眼睛生生熬了一夜。

  她想不通自己究竟伤害了丈夫什么。

  这一夜,不对,自这晚以后的一周,每天晚上只睡一个小时便自然醒来的韶君都在想这个问题,可是她也没有什么头绪,只断断续续想起了这十年之间的一些琐事。

  二、

  下午五点半左右的办公室闷闷的,大家都百无聊赖地干着一些收尾工作,眼巴巴地等着下班,甚至有人躲进卫生间补妆期待着半小时后在地铁里的艳遇。大概只有韶君一个人在认真敲着键盘,校对着文稿,她一向都是这么认真,不允许自己的工作出现任何纰漏。

  让她想不到的是,只属于电视剧中的浪漫正在慢慢靠近她。直到她在众人的一片羡慕声中拖着999朵玫瑰的花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她还是有些恍惚。片刻之后,她的内心狂喜了起来,嗯!这正是我期待的爱情。她在心里喜滋滋地想。在众人面前收到这么一大束玫瑰花,这还是人生第一次呢!高兴过之后,她又发起愁来。找保洁阿姨要了一个超大号垃圾袋,将玫瑰花小心翼翼地塞了进去,打了出租车回到合租房,又赢得了一片酸溜溜的赞叹声。她也顾不上揣测别人的心思,只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这次恋爱,要奔着结婚去了吧!毕竟,他这么温柔体贴还浪漫,完全符合她心里理想丈夫。

  结婚很多年之后,韶君再也没有收到过来自丈夫的一支玫瑰花,直到一年前她在丈夫的手机支付里看见了一束玫瑰花的账单,她喜滋滋地等了两天,在情人节的夜晚,身在外地的丈夫发给了她两百块钱的红包后再无下文,经过她几天的跟踪侦察,她发现:丈夫出轨了,对方是一个四十岁带着八岁小姑娘的寡妇。丈夫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边扇自己耳光边说自己因为生意需要帮助才有意接近对方。一场出轨的坦白最后变成了两人抱头痛哭,彼此发誓在这艰难的生活中彼此搀扶着度过余生。

  距离出轨被发现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终于还是过不了那个坎,他敏感、她疑神疑鬼。

  想到这里,韶君苦笑了一下,自己的爱情与婚姻,始于玫瑰、终于玫瑰,这也太像那些狗血电视剧了吧,有点讽刺。

  这一夜模模糊糊睡着的那一个多小时,梦里全部是红艳艳的玫瑰和若有若无的哭泣声。

  三、

  “媳妇,快出来,别弄啦!”

遗传性癫痫可以治好吗

  “妈,你怎么回事?她来例假着呢,你怎么能让她动水呢?”

  “我媳妇只负责美美的就行了!”

  “你是我永远的宝宝。”

  …… ……

  那么多的好,那千千万万个“宝宝我爱你”还在微信的收藏夹里放着。

  韶君绝对想不到,被发现与其他女人看电影的票据时恼羞成怒,这个称呼她为宝宝的人拽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撞,一句句恶毒的语言重重地撞击着她的心。

  “你一点都不体谅我!”

  “你没用!一点忙都给我帮不上!”

  “你爸没用!从来没有帮过我什么!全家都是没有用的玩意儿!”

  “不就是出轨么!有必要抓着不放吗?”

  “…… ……”

  想到这里,韶君似乎有一些迷惘了!嫁你的时候就知道出身普通、家里没有任何背景啊?那之前丈夫对自己的种种关心又算什么?

  还有出轨,难道询问一下晚上十点半要出门的原因就是抓着出轨这件事情不放吗?难道妻子没有询问丈夫深夜出门原因的权力吗?

  是不是我做的太差了?应该像电视剧里的女人一样大方得体地捍卫自己的婚姻吗?是不是平时没有给丈夫更多的关怀,才让他生出二心的呢?

  …… ……

  一大堆的疑问与自我怀疑挤在韶君的脑子里,她晃了晃脑袋,木木的,没有什么感觉,甚至感觉不到脖子以上的存在。韶君想睡一下,倒在床上之后突然又想起以前从后背伸过来的温暖的胳膊以及哈在她后脖子上的那一丝温热。

  我的婚姻或许还可以再挽救一下。

  我还想再争取一下。

  韶君这么想,心里踏实了一点。这天晚上,她居然一觉睡到了天大亮。

  四、

  韶君跟着婆婆走在乡间的小道上,亲热地拉着她的手说着东家长西家短,逢人便向他们介绍韶君“这是我家二媳妇儿,乖巧又聪明!”她只尴尬地一笑,心里却又有一些感动,连自己的亲妈都没有在别人面前这么夸过自己呢!一辈子没有女儿的婆婆真是打心眼里把自己当闺女呢!以后的日子少了婆媳关系的矛盾,只剩下安安稳稳的幸福了。心里这么想着,原本因为不太愿意跟婆婆去庙里烧香求子的她心情好了许多,连脚步都轻快了一些。

  虽然结婚多年依旧膝下无子,但婆婆也只是偶尔唠叨一下,对她比对老大媳妇要好上许多。而韶君,也是知冷知热的人儿,婆婆不小心摔伤腰之后,她一周一周坐长途大巴回老家去照看,陪老人家解闷赣州出名的癫痫病医院,去哪找,婆婆拉着她的手说真是她亲亲的闺女。婆婆生日,硬是在当时拮据的日常开销中挤出钱买了她一直期待的金首饰…… ……韶君天真地以为她三生有幸遇到了天下最好的婆婆,便将自己的一颗真心毫无保留地掏了出来。

  又记起那天晚上,丈夫因为韶君拒绝离婚后一脚踹开门,掐着她的脖子怼到墙上,韶君在窒息前用尽全身力气踢了他的裆部逃到门外,冬日楼道里的寒风将脸上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的液体刮得纵横交错,她浑身颤抖着拨打了110。警察依旧是淡漠的,她已经习惯了,格式化的调节让她的心又凉了半截。住在楼下的大嫂和婆婆马上上来了,老太太一看见警察,轻车熟路的朝着儿子的屁股轻轻扇了两下,扑通一声跪在韶君面前,抓着她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韶君呀!妈对你怎么样,你一直比谁都清楚,你不能这么害我们全家呀!这让我儿子以后咋活人呀嘛…… ……”韶君的耳朵已经听不清楚婆婆在说什么了,耳边只传来楼下火车路过的鸣笛声,那么刺耳,她却觉得住在这里的八年间日日咒骂的警笛声在此刻救了她。

  “女子,你看你婆婆,多明事理的,你就别胡闹了,小俩口沟通沟通好好过子啊!”警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将韶君拉回了现实,婆婆在乎的,从来都只是丈夫。她一直一直只是爱屋及乌中的那个乌而已。

  婆婆这一跪估计让她折寿不少,但却让韶君认清了现实。

  婆婆带着丈夫去楼下大哥家里,韶君一个人坐在沙发生思考了一夜,最后她觉得:这段婚姻到头了!

  嫂子发来了信息:唉!你们就是差个孩子!

  像是在惋惜今时今日的状况,又像是在委婉地告诉她婆婆之所以变脸的原因。

  韶君又想起了那两个没机会成型的孩子。

  五、

  结婚六年了,肚子一直也没有动静,不光婆婆有些着急,就连韶君自己也有一些慌了。夫妻生活也一直正常,丈夫只是偶尔有些力不从心,没有理由一直没消息啊!

  经过商议之后,两人一起上了医院,检查结果丈夫精子活力低、还有一些不液化的征兆。

  从医院出来之后,丈夫一直黑着脸,韶君安慰他说:“没关系呀!医生都说了,经过治疗会好的!”丈夫却大吼一声:“你别说了行不行!别再羞辱我了!”吓得韶君一个激灵,一直回到家,俩人也没再说话。

  丈夫在治疗了,每周上一次医院,但坚决不让韶君陪着。韶君想找丈夫谈谈,但他总是拒绝。大半年后,丈夫告诉韶君,可以开始小人儿了。韶君也替丈夫感到开心。但其实她心里觉得有没有孩子无所谓,重要的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但她知道,这样的想法在丈夫那里是幼稚的、不成河南省宁陵县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熟的。

  这之后的几个月,丈夫换了个人似的,给她买各种维生素,监督着她吃叶酸片,精心计算她的排卵日,来例假的前几天,他也总是异常紧张,看到丈夫的样子,韶君调笑他,想孩子都成魔了。他也总是笑一笑,但眼里的神采也越来越淡。

  终于,在那个仲夏的夜里,韶君将两道杠的验孕棒拿给丈夫时,他们两人相拥在一起笑了很久。

  三个月后的深夜,吃了药流的药品之后韶君的肚子疼得厉害,疼得她头上直冒冷汗,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抱着头在床上打滚,丈夫却只是往床边上挪了挪。从发现怀孕后的喜悦到查不出胎心的失望再到医生说必须流掉后的绝望,韶君和丈夫都承受着。韶君天真地认为丈夫可能比她更难过,因为他对孩子的期待好像比她这个当妈妈的更加殷切一些。所以整个晚上,哪怕她肚子疼到抱着头往墙上撞也没有叫丈夫一声,令人遗憾的是,药流没干净,第二天韶君又做了刮宫手术。躺在手术台上,她的脑海里一直在盘旋着丈夫早上说的话:“你真没用!连个孩子都留不住!”。她的心里也开始怪自己没用,连他那么期待的孩子都留不住。

  手术后不到四个月,韶君第二次怀孕了。可是刚刚查出来便被医生判了死刑,还没来得及去医院做流产孩子便自己掉了。看着那一盆被血液染红的水里的一小块肉疙瘩,韶君顾不得心疼孩子,只在这一汪血水中看到了丈夫那张冷漠的脸,她想哭,可她觉得此时不应该在丈夫面前哭,丈夫可能比她更需要安慰。她只在卫生间抱着自己默默地哭了一会儿。

  从医院出来后正是下过初雪的午后,跟在丈夫身后两百米远的地方,韶君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丈夫不像以前那么爱她了。她有一种深深的绝望,这与她从前期待的婚姻相差太远了!

  让韶君绝望的事情还多着呢!

  就在前几天,她还想着极尽全力挽回婚姻时提到曾经的这两个孩子,丈夫一脸嫌恶地说:只要怀孕了,就不是男人的问题!是你的土壤不行!韶君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丈夫又冷哼一声说:谁知道那是哪里来的野种!那一刻,她第一次想撕碎丈夫。也是在那一刻,丈夫亲手捏碎了她的幻想、也杀死了她的心。

  六、

  自报警那一日之后,老父亲终究是放心不下,赶来陪着她,离婚的一系列过程开始了,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孩子,省去了很大一部分麻烦,只剩下共同财产的分割。直到这时,韶君才发现,她的银行卡里只有不到一万块钱。丈夫无耻地说:这几年你也给家庭没有做任何贡献,这钱我也不分了,你就拿走吧!

  要是以前的韶君,可能听到这话会被气得舌头打卷,但自从前几天凌晨三点,丈夫在家里大闹一场打了自己与爸爸并将他们癫痫如何预防赶出家门后她就觉醒了。

  韶君要钱、要离开这个亲手毁了她的男人。

  冷静下来的韶君细心又果断。

  她找了律师,核算了结婚十年她应该得到的部分。当她整理资料时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丈夫嘴里的婚前房屋因为婚前五证不全,只开了收据,而真正签购房合同的日期是在他们结婚一个月之后。想起当时,自己还兴高采烈的跟着老公去银行签了贷款的次贷人的名。而此时,律师告诉她,房子与韶君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能争取的只能是共同还贷期间房产的增值部分。

  韶君以为丈夫是因为孩子、家庭琐事、出轨后的双方纠缠才变得如此冷漠、自私、无情,可未曾想,从一开始,或许丈夫从未想过真心带她。

  无所谓了!韶君看着老父亲背上的伤和自己腿上的淤青,她觉得活着已经很难了,就不要再去想这些诛心的事情了吧!

  七、

  从民政局出来,韶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迎着夕阳,她看不清离婚证上的印章,特地跑回去问了一遍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很不耐烦地说,不是在这呢么!

  看着卡里转过来的十万元,韶君觉得讽刺极了!十年的婚姻换来十万元,可惜连这城市里的一间厕所都换不来。不过韶君不想纠缠了,因为前一天她照镜子,她发现自己额前的头发已经掉的所剩无几,脸色蜡黄、印堂发黑,眉头之间留下几道深深的皱痕,整个人形同槁木,就如被鬼附身了一样。

  领完离婚证后毫无情绪波动的韶君连夜回到曾经的房间收拾她的物品,开门后却发现前夫坐在沙发上呜呜咽咽地哭,颇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架势,不知此时的哭声里有几分真假。韶君没说话,走进房间开始收拾,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拿了几件内衣、几身衣物,收拾了三个小箱子准备出门。

  前夫站起来哽咽着说:“媳妇,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韶君转过身没说话。

  前夫说了些什么,韶君一句都没有听清楚。她心里一直在想:晚上住在哪里呀,住酒店的话要租多久,这边的工作什么时候辞,辞职时要如何给校长说…… ……

  想着想着,韶君突然意识到:她似乎已经开始计划新的生活了,即使是不得已的。

  韶君对着前夫笑了一下,留下一个拉着三个箱子的狼狈背影。

  八、

  看,十年的婚姻用短短的八个小故事就总结了。但其中的点滴辛酸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人生应该也是如此吧!

  不过,今后的日子,韶君要仰着头走在这玻璃碴里。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lopk.com  天纵奇材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