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奇材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倒峡逆波 > 正文内容

月色真美_经典文章

来源:天纵奇材网   时间: 2020-10-16

  01哎,我当初是脑子坏掉了嘛?为什么要看月色真美。就不能安安静静的看的未来日记,杀戮都市啥的嘛,硬要装一波文艺,看什么小清新的纯爱番。现在好了,自己强行喂了自己一波狗粮!哎,青春真美好啊,好想谈恋爱啊。我努力在脑子里检索可以下手的女性对象,昨天林希儿和我说话了,虽然她跟我问阿稚的事情,算了,朋友妻不可欺;哦,昨隔壁班的小花也对我笑了哎,呃,算了,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哦哦哦,前两天食堂大妈多给我打了一勺红烧肉!呃…当我没说。好吧,我根本没有女朋友——女性朋友。哎,人家的青春才叫青春啊,我的,最多是未成年…忧伤,逆流成了河。滴滴滴。小企鹅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响了起来。“游子,上线,我们来solo。”是叶稚发来的信息。“来来来,本大爷的大棒已经饥渴难耐了!”我也顾不上我的失败青春,打算在游戏中驰骋了。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吕游,男,17岁,宁城二中在读高二生。爱好,龙之谷。特长,龙之谷。原人生目标,打通龙之谷所有的龙副本。现人生目标,能遇见一个能带我拯救世界的初恋女友。叶稚这家伙,也就写写小说情诗厉害,论起玩龙之谷,十个他也不是我的对手呢。毕竟我才是二中龙之谷solo王啊!看着第十次躺尸在电光棒下的叶稚,不禁轻笑道,“人生真是寂寞啊,只求一死怎么就这么难!”“我去你大爷的!”耳机里传来了叶稚咆哮声,“看我的必杀!”大爷的,这货不按常理出牌!重生后,居然直接一个冲锋接上升龙斩又带上一个台风。直接把我连死了。“真的好菜啊,我都让你十个头了,你都打不过我。哈哈哈哈哈哈!”叶稚这货在耳机里狂笑不断。“去你大爷的,我们玩的是重生!压根不回血的好吗!你他喵的还还来大招!”我真的婶婶能忍,舅舅都忍不了了。“好你个叶稚,不是说查资料嘛?到游戏里查资料来了啊。来来来,你给我解释解释。”耳机中又传来一个女声,是叶瑟姐!初…恋…嘛…叶瑟姐似乎不错啊。长得挺漂亮的,也是从小玩到大的,熟人啊,好下手啊!“姐姐姐,我错了。别动手,别动手啊!”正当我想入非非时,耳机中又传来了叶稚跪地求饶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然后语音就断了…呃,我再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啊!叶瑟姐这种女神是我这种肥宅配的上的嘛!然后,我在心里默默的为阿稚祈祷了起来,兄弟今生两家姓,兄弟来世一个妈。阿稚,一路走好!“阿嚏!谁在想我啊。”叶稚揉了揉鼻子,喃喃道。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姐姐姐,别动手啊!咱都是文化人啊!”“好好好,我们是文化人,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你昨天给我的征文就三行是怎么一回事!”叶瑟手持衣架,单手叉腰,活脱脱一个母夜叉,毫无一个文艺部部长的文艺女青年的文艺味。“那是献给我美丽大方诚实守信温柔体贴的姐姐的三行情书啊!”叶稚似乎有点佩服起来自己的机智。“那你解释下你写的情书!”叶瑟从口袋里抽出叶稚昨天写的的三行情书。龙之谷好玩真***好玩呃…“姐!别打脸!”02周一的下午,讨厌的上学日。课间的走廊。“哎,游子,我昨天刷海龙看到了海龙了哎,好鸡儿大哎,不过我复活药用完了也没刷过去。”老江一副见到海龙就死而无憾的样子。“能不能有点出息。”作为一个通关海龙副本的高玩,我向老江翻了一个没有天际的白眼,“这星期我找人带你过海龙。”“谢咯,游子。”老江顿时此生又无憾了,“二中第一奶爸就是牛。”这时候,叶稚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兄弟,你还好吗。”说实话,看到叶稚这幅样子我内心毫无同情感,甚至还有点想笑。“别提了,叶瑟这八婆你们还不知道嘛,整个一超级超级超级暴力狂!”叶稚叹了口气,“人家的姐姐都是温柔贤惠,我的姐姐…哎!”这一声哎字似乎道出了阿稚这一生坎坷。正当我感同身受时,老江突然开口爆料了,“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我们校花榜又更新了,你想不想知道。”“并不想知道,我只关心叶瑟这八婆有没有被踢出校花榜。最好是被踢出来了。”不用想,说这话的除了叶稚就没有别人了。“很可惜,你姐姐叶瑟非但没有掉出校花榜,还因为林夜心学姐的毕业进步了一名哎!现在是校花榜第二名哎。”老江拍了拍叶稚的肩膀,“要知道叶瑟姐在学校还是挺女神的。挺多人喜欢她的。”“老天无眼啊!”叶稚这二货仰天长啸。“我挺想知道全部的校花榜。”我倒是挺感兴趣的,毕竟我想要过一个圆满的青春。“第一名高三五班的张初月,第二是叶瑟姐,第三是高一的柳灵瑞,第四高二的林笑笑,第五高二的季潇,第六是高二的林希儿,哦对了,这林希儿还是我们叶大诗人的暗恋…”还没等到老江说完就被叶稚捂上了嘴巴。“说归说,能不能别带上我嘛!”叶稚像是被踩住尾巴的老猫。“行行行!”老江拍开叶稚的手,“我接着说,第八是高一邓沫,第九是高二的陈穆,第十是高一的张黎。高二高三我就不多说了,我就来介绍下高一的新妹纸嘛…”老江还没开始介绍介绍呢,上课铃就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老江这货两手一摊,故作高深道。“干!”我和阿稚难得的统一战线。“好,我们接下来讲这道题…”数学老李头正在台上讲的眉飞色舞,我在台下昏昏欲睡。真的,数学课睡眠质量杠杠的。正当我半睡半醒之时,老班冲了进来。“李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你几分钟时间,我说件事情。”老班对数学老李头的态度还是很诚恳的。据不可靠消息说,老李头还当过老班的班主任。“嗯,你讲吧。”不得不说,老李头对这传闻中的学生还是很好的,停下了讲课,端起老式保温杯喝起水来。“今天因为电路改造问题,暂停今晚的夜自修,大家上完课通校生就回家去,住校生回寝室。”老班公布了这个好消息。“耶!”全班欢呼了起来。“咋了咋了?”我被这一声欢呼给完全震清醒了,不明所以的问着同学方月。方月原模原样将老班的话复述了一边。“耶!”我后知后觉的发出的一声欢呼。“看来我们的吕游同学反射弧有点长啊!”很好,我成功的引起了老李头的注意,“据说,做数学题可以缩短反射弧哦,吕游同学这道题就交给你了!”“老…师…这是据谁说的。”我弱弱的应了一句,“好像不太科学啊。”“我说的!我研究出来的,你有什么高见嘛?”老李头倒也是个妙人。“不敢不敢,我相信老师,相信党和组织!”我只得认命。“哈哈。”这一刻全班都笑了。“兄弟们,上线拉上线拉,我们去刷海龙拉!”一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打开属于我,老江,阿稚我们仨的讨论组喊起来了。“马上来!”秒回的老江。“抱歉,叶瑟这货一定要我写征文,我没法玩咯,你们加油吧!”隔牡丹江市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了几分钟叶稚才带着一个无奈的表情缓缓回复道。好吧,只有我和老江去组人刷海龙咯。“哎,老江,你有没有适合我的妹子介绍我呐。”正在组人中的我向语音中的老江问到。“哟哟哟,这还是我认识的网瘾少年吕游嘛,居然开始思春拉。”老江这货居然调侃起我来了。“有没有,没有的话你自己过海龙吧。”我丝毫不低头,毕竟,他有把柄在我手中。“有有有!我觉得高一有一妹子挺适合你的。叫叶子希,校花榜第十四,可爱型,据说也喜欢动漫,是个coser。我给你照片和QQ!”老江也真是个人才,只要是关于漂亮妹纸的,就没有他不知道的。真不愧是宁城二中校花委员会会员啊!coser嘛?可爱型嘛?看了照片,我发现这女生完完全全是我的菜啊!初恋啊,我来了!正当我YY之际,龙团就组好了。这一波海龙就很舒服,因为组到两个海龙全套的大手,听着他们指挥只用了半小时就刷过了海龙。很顺服!刷完龙副本,我发现我提交的好友请求已经通过了。叶子希还发过来了一条信息,“你是(,•́ . •̀,)”我该回什么啊!我突然纠结了起来。嗨,少女,你是被选中的人啊!要不要和我一起拯救世界吧!不行,不行,太中二病了!hey,我是你男朋友啊。神经病啊!我该说什么,说什么呢。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老江,想请教请教这个所谓的恋爱达人。可老江这货居然离线了。半天也不回我一句。呀别呀别,我该说什么啊。“你好,我是二中高二九班的吕游!”完了,我想了半天也才憋出来这么一句话。“呃…你好啊,我是高一四班的叶子希。◕‿◕。”居然没有冷场,真是好人啊。“很高兴认识你!”我鬼使神差的发出了这么一句。“很高兴(•౪• )”然后,我该发什么呢…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尴尬的我好想抽自己一巴掌。“呃…学长你也喜欢月色嘛,我看你空间里全是小太郎和茜哎(•౪• )”学妹真的是个好人哎!居然会自己找话题,这一刻我真的感动的快哭了。“对啊,我超喜欢的哎。”我终于脱离尬聊了。“我超喜欢小太郎这种文艺青年的!ε-(=`ω´=)”隔着屏幕我似乎都能看到叶子希双眼发光的样子。文艺,青年嘛?我觉得我有必要找叶稚同学学习一下了!“学长学长,我要去写作业咯,下次再聊哦!(つд⊂)”“好哒!”我顿时有了主意…“叮咚,您获取10金币。”?什么鬼啊,我不就就是挂机站了一下街嘛,怎么会获得10金币?我中奖了嘛?不对啊,人家中奖都是大鸡翅什么的,我怎么这么寒酸才中10金币。我连忙打开站街的聊天室查看记录。“喏,小可怜,这是大爷赏你的站街费”ID是轻笑月沫。您获得10金币。what,小可怜?我好歹是个有半套海龙的大手哎!我感到了莫大的侮辱。不行我得侮辱回来!很快,我就在喷泉旁边找到了这货,这货居然还是个RMB剑圣玩家,一身圣诞套装,外加一对紫色大鸡翅。好羡慕啊。等等,RMB玩家了不起嘛!就可以侮辱我嘛!就算侮辱我10金币够吗!至少得1000金币啊。不对不对,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尊严的问题。我得侮辱回来。“来,给大爷笑一个。”我想他丢过去20金币。“叮咚,您获取40金币。”什么鬼啊,他又向我丢了40金币,最可气的是他居然也没有说!哎哟喂,我这暴脾气起来了。二话不说立马是100金币丢过去。“叮咚,您获取200金币。”得,我跟这人杠上了!我又丢过去400金币。“叮咚…”我期待的金币获取声怎么没了!我还想收了钱就跑路呢!这时候他居然向我发来了私信。“谢谢啊,你可真是好人!”我…是…被发好人卡了嘛…不对啊!我的钱!“套路狗!快还我钱!”“这是我凭本事赚来的,干嘛还给你!”我…我居然被人套路了…我真的是日了全利特里亚大陆的狗。“我不管,你得还我钱!”“呵呵,真是天真啊。”“你…”“对了,你这ID很适合你啊,无邪的白菜。真的很无邪啊!哈哈哈。”“你大爷的,我要和你决斗!”我直接向他发起了挑战。“玩家轻笑月沫接受您的挑战,将在五秒后传送至圆形角斗场,请您做好准备!”受死吧!套路狗!“3.2.1.比赛开始”只见他丢过来一个月光碎片,我嘴角露出一个微笑,和奶爸solo居然不打肉搏,想吃棒子嘛?我笑容还没落下。“您已被击杀,15秒后将重新生成。”卧槽,我不就吃了一个月光嘛,怎么就死了!卧槽我特么为了站街装逼把装备全下了。而且,这圆形角斗场是没有完善的!(完善,指完善模式,为了避免玩家装备相差悬殊,将双方玩家属性装备完善成基准值,获取更好的游戏Pk体验!)我赶紧穿上装备。“月光,斩。”“您已被击杀,您挑战失败…”这该死的系统声再次播报了出来。我又被秒了…又一次…我不服啊!“你有本事和我来完善啊!”“好啊,我无所谓的,毕竟像你这么大方的人不多了。”你…算了…我忍了…等我完善虐死你!当然,这些都是我立的flag。失落神殿里,我再一次被虐了…被这剑圣连到怀疑人生,这货和我玩的真的是一个游戏嘛…最最可气的是,他居然还加了我QQ好友,我还鬼使神差的接受了!“记住咯,我叫邓沫,下次要送钱记得找我啊!”邓沫,这名字有点耳熟啊。算了算了,不想这个了。我得报仇!报这一剑之仇!计算机前,我捏紧了拳头。03“喂,游子,醒醒啊!”阿稚使劲摇晃着正在发呆走神的我。“啊?!吃饭去了?”阿稚向我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兄弟现在才第二节下课哎,你在想什么呢!”“喏,他在想高一的叶子希呢。”老江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向我努了努嘴。“叶子希?好耳熟的名字。”阿稚似乎认识叶子希,努力在脑中检索着这个人。“叶子希!啥啥啥。”一听到这名字我瞬间清醒了起来,“在哪,在哪呢。”.“就在你心里面啊。哈哈哈。”老江这二货时刻不放过可以调笑别人的机会。“哦,对了,你们说的叶子希是不是高一四班的。”阿稚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她好像是我们文学社的。”“阿稚你真是好人啊!我要加文学社!”我赶紧抓住阿稚的双手!“恭喜男男嘉宾牵手成功!”老江唯恐天下不乱。“你,很喜欢她嘛?”阿稚似乎话里有话。“对啊!她现在就是我女神!”当然,当时的我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兄弟,我一生的幸福就包在你身上了,快带我进文学社!”“文学…社嘛…”叶稚尴尬一笑,不着声色抽开了自己的手,“你们知道的,我就一幽灵成员,想进文学社你得找叶瑟呐。”“叶瑟姐嘛…”提到这名字,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可是我和阿稚童年的阴影啊,“算了算了,当我没说。”“哎,怎么就算了了啊,这可是游子追求幸福的重要一步啊。”老江倒是不知道叶瑟姐的恐怖,一脸的不解。“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好。”阿稚拍了拍老江的肩膀,一幅不让武汉市哪家可以治疗癫痫病你知道是让你好的表情。老江更是疑惑了。不过我和阿稚都没有解释什么,毕竟谁会把自己的童年阴影说出来,要知道,这事说出来,老江可以将它吹到高中毕业。“哦,对了,阿稚怎么能当一个文学青年啊?”我觉得我可以曲线救下国。“啥?文学青年?你问叶稚,哈哈哈哈哈哈。”老江乐了,“阿稚他哪是什么文学青年,他就一闷骚男!”叶稚向老江翻了一个白到没有朋友的白眼,“你有本事下次和陈穆表白别叫我写情书!”“别别别,兄弟,我错了!”要知道,陈穆可是老江的死穴,一戳一个准。“哼。”叶稚一脸傲娇样。文学少年就是这个样子的嘛,我脑海之中有了一点想法。“叮铃铃…”又上课了。那天晚上啊,我难得没有打开电脑上竞技场撮个几把。抱着个手机躺床上思量着如何正确的去撩一个学妹。追妹纸可比玩游戏好玩多了!这是我给我自己不玩游戏的理由,好吧,实际情况是,昨天被那剑圣打出心理阴影了,暂时不想玩游戏了!“学长学长,在不在!ლ(╹◡╹ლ)”学妹居然主动给我发信息了!我差点从床上蹦了下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不行,我不能激动,我要做一个安静的文学少年!“嗯。”我默默删去了打了好几行的信息,换上了最能体现我文学少年高冷气质的词。“学长学长,你是不是高二九班的!”“是。”“那你叶稚学长一个班。◕‿◕。”“对。”“那你…那你…”“?”“能不能给我叶稚学长的QQ号呐,我和他要了好久他都不给我。”what!这个和我想好的剧本不一样啊,是不是我弄错了打开方式。还是,我上个一个假的QQ?“你喜欢他?”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奢求着微小的希望。“对啊,我超喜欢叶稚学长这种类型的!”我的心好痛…梦想破碎了…“给,他QQ是XXXXXXXX”“谢谢学长!笔芯(o´ω`o)”哎。女神爱的是别人…“游子!游子!”正当我缅怀着我还未到来却已经逝去的初恋时,阿稚这人生赢家发来来了信息。“咋了。”“是不是你把我QQ给叶子希了!”“对啊,她问我要了。”我百无聊赖的摆弄着床头柜上的高达。“你干嘛给她啊,这个女生超级麻烦的,是我最不擅长应付的类型啊。”我似乎看到了手机那头的叶稚一幅抓耳挠腮的样子,突然有点想笑,叶稚这家伙似乎是遇到克星了。“人生赢家啊,还有女生倒追,羡慕啊。”“去你大爷的人生赢家,你们都知道的,我有喜欢的人了!”“林希儿嘛?”“……”叶稚突然不说话了,大概是被我戳到了弱点了。“学长学长,叶稚学长不理我了,怎么办啊!(。˘•㉨•˘。)心疼.”“哈哈哈,你都和叶稚说啥了。”“没什么啊,我也就问他什么星座啊,喜欢什么颜色啊,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balabala的…”哈哈哈,叶子希果然就是叶稚的克星啊,要知道叶稚这货就一闷骚男,对我和老江就一话唠,对陌生人就一小哑巴。“没事,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啊。”我突然觉得凑和叶子希和叶稚是一件超级好玩的事情哎!“学长你真是好人哎,嘤嘤嘤。”得,解锁好人卡成就。“学长学长,叶稚学长下星期运动会参加什么啊,我给他加油去!”叶子希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似乎这是看到了叶稚在运动场上挥洒青春的样子。“我去帮你问问看。”“老江老江,阿稚运动会参加啥。"叶稚这货估计是不会理睬我了,我还是找老江问问吧。“他啊,和你一样啊,3000米”“和我一样?还是3000米?你有没有搞错啊。”“没错啊,那天你们两睡觉我给你们报的名啊。”手机那一头的老江一幅奸计得逞的小人模样。“阿西吧,老江,我们至此恩断义绝!”我默默的拉黑了老江决定没有揍他一顿之前我绝不搭理这货。“叶稚和我都是3000米。”我心不在焉的把信息发了过去。我是真的愁啊,3000米哎。真的是要了我的狗命啊。要不那天装病?算了,要是被老班发现了,我估计死的更加惨啊!“叶稚?你也是宁城二中的?”信息居然被我心不在焉的发送给了邓沫!震惊,她居然也认识叶稚。“对啊…你也是嘛…”“嗯…”“呃…好巧啊…”“这世界真小啊…”我突然想起来了,邓沫不就是老江说的校花嘛!这世界还真的是小啊,昨狂扁我的人居然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居然是我的学妹…我突然觉得我的世界整个尴尬起来了…“呵呵。”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好。“对了,你3000米加油啊。”我觉得邓沫应该是察觉到了我的尴尬,止住了这次尬聊。“学长,学长?叶稚学长运动会的项目是?”“学长?”“学长!”04青春真的是糟糕啊!为什么青春里会有运动会这种东西啊!我是真的烦啊,我居然还要参加运动会这种东西!其他项目也就算了,居然要我去参加3000米这种东西,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啊。对了,今天好像是龙之谷开50级的日子哎,我又得开始我得冲级的之旅了,龙之谷这游戏啊,刷龙副本和Pk挺有趣,可是这练级这事是真的恶心啊。“各就各位。”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裁判已经举起了发令枪,“预备。”“等等!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我碎碎念起来了。“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嘛?”裁判似乎也听到了我的碎碎念,放下了发令枪。“没事没事,他就是太紧张了,老师你继续发令吧。”叶稚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三两下就应付了过去。不对,我清楚看到这货双腿在抖着。哈哈哈,阿稚,你果然是同道中人啊。“阿稚,我们要不要跑两圈就装死吧…”我拉了拉叶稚的衣服,小声对他说。“好主意!游子你真是个天才!”叶稚果然是好同志!懂我!“各就各位。预备!”裁判又一次举起来发令枪,“跑!”啾啾啾。同学们似离弦之弓箭冲了出去。虽然,这样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这帮人真的是禽兽哎!跑3000米和跑300米一样玩命哎!跟嘛?我用眼神向叶稚发去信号。不过,这家伙似乎已经掉线了,拒收了我的信息。傻乎乎的跟着这帮禽兽冲了起来。干!不就是跑几圈嘛!冲了!我居然也跟着冲了起来。“加油!高二九班加油!”“金门你是最棒的!加油!”“叶稚学长加油!”……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加油声。不行不行,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得跟上这帮禽兽,我再差也得比阿稚这货多跑几步!事实上,我真的是低估了这帮禽兽了。这他喵的全是奥斯卡影帝啊!疯狂带节奏狂冲刺的二班杜猛刚跑完一圈,就趁势倒在草坪上,假摔满分!只见他大口大口的喘着大气,活脱脱脱水的鲫鱼。剩下跟着他猛冲的家伙一个个的演技都不要太好,大口大口得喘着粗气,似乎一个个的都体力不支,只待一阵风就能将他们吹倒下了。事实上呢,他们并不需要这一阵东风,自己找到机会就倒了下去。一个。两个。三个。我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影帝们的数量,算上第一圈的杜猛居然有四个人退赛了哎。要知道得了癫痫会有哪些症状呢?这3000米总共就12个人参加。哎,我是不是进前八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运动会比赛里进前八哎!青春瞬间圆满了!第三圈了。我在考虑是否要这样保持这样前八的名次光荣退赛呢?我抬头看了看第六名的叶稚,只见他身体微微晃动着,我明白的,叶稚这家伙估计是到了体力极限了。好,等叶稚倒下,我再超过他我就退赛!美滋滋!正当我心里算盘打得叮当响的时候,从最外道跑进来一个女生!是叶子希!叶子希拿着一杯水,陪着叶稚跑着步。“叶稚学长辛苦了,要不要喝点水润润喉咙啊。”人生赢家啊。送上门的妹纸啊,还是校花哎。被她这么一说,我觉得喉咙里冒出了一团火。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的,我居然听到一声倒吸的凉气。只见叶稚微微摇晃着的肩膀正了起来,这家伙居然提起速来了。这家伙,叶子希真的这么可怕嘛。其实,我是知道答案的,叶子希一点都不可怕,可关键是另一个女孩。“谢了,学妹。”我扯着有些冒火的喉咙嘶哑得对着叶子希说道。我一把接过了那杯水,倒在了自己的头上,舔了舔嘴唇上滴落下来的水珠,润了润有些冒火的喉咙,小声说道,“学妹别在意,叶稚他只是害羞了而已。”说话,我越过第七名同学跟了上去,说实话,我才不想输给叶稚这种人生赢家呢。“同学,请不要进入跑道。”志愿者们姗姗来迟的带走了叶子希同学。第三圈,一千多米了啊。为什么他们嘴巴都张的这么大,却没有一点点声音啊。我舔了舔干出死皮嘴唇,望了望前面的叶稚,这家伙怎么还不倒啊,这个人还是我认识的叶稚嘛。对了,好像老班说了,今天夜自修取消了,我今天晚上就可以在家玩游戏了。我在想些什么东西啊!我使劲摇了摇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杂念全部赶出去,我是吕游,我再跑三千米,我不能输给叶稚!第四圈了嘛…还有三圈半了…加油,吕游你可以的…第五圈了嘛?还有几圈来着…这鬼天气是真的热哎!怎么有个人躺在草坪上?我有些艰难的抬起了头,第一名还领先我大半圈,可我前面只剩下了三个人。第四名了嘛?我咽了咽喉结,试图分泌出一些津液来滋润下干的冒火喉咙,可这只是我的妄想。要是叶子希现在来送点水就好了,我悻悻的想着,虽然那是给叶稚的。这该死的鬼天气,该死的三千米!这跑道似乎燃烧着火焰,我努力奔跑,却只能艰难而又机械的抬着脚,这一刻,我似乎失去了这双腿的操纵权。现在,似乎已经不是我再跑步了,而是这双腿带着我的身体再跑步。加油吧,腿兄弟!好吧,这是个flag,我刚在心里给我的腿兄弟加油呢,这不争气的哥们就软了一下。要不要趁势倒下?第四似乎也不错哎。“叶稚,吕游你们两加油!三千米你只要跑完就有名次的,半途放弃就没成绩了!”该死,老班在赛前说的话现在怎么会响起来!该死,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该死,这就是我的极限了嘛?不,不行。我还不能倒下!加油!你行的!我一个趔趄却没有倒下,还在麻木而又坚定的跑着。六。七。还有200米!我死死的盯着相差不到十米的叶稚。吕游你可以的!超过他。超过他。在这一刻我的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近了!近了!“啊!”我居然冲刺了起来!超过叶稚了!叶稚似乎也不想让给我第三名,满脸通红的加快了脚步。终点…五十米…三十米…十米…五米……“去他大爷的!要知道第三名奖品是个玩具熊本大爷才不会这么拼命!”我抱着一个粉色泰迪熊,对着桌子另一边的叶稚说道,“话说,这么拼命干嘛!不是说好一起退赛的!”“我…我很想要这个熊!”桌子另一头的叶稚把玩着他放在桌上的粉色泰迪熊,“而且,而且,她给我加油了…我想试试看能不能跑完三千米。”“兄弟,你真的是没救了。”我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对了,你要把熊送给她嘛。”“好主意哎!你帮我送给她吧!”叶稚把他手边的泰迪熊推了过来。“拜托哎,我和她又不熟。你就不能自己去送嘛!”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不理解叶稚,开个口又这么难嘛?“可是…可是…”叶稚同学又开始纠结起来了。“要不你就和叶子希在一起吧!反正她也挺喜欢你的,跑三千米的时候还给你送水了!”我发现我还是挺喜欢做红娘的。“不行,绝对不行。”叶稚同学在这一刻倒是坚定的不得了。“有什么不行的,叶子希不是也很漂亮嘛?”我也是不懂叶稚为什么会这么抗拒叶子希,人家长得也不丑啊。“不,不一样的。”“有啥不一样的,不都是漂亮的妹子嘛。”“就是…就是…”叶稚想说些什么,却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口。“算了算了,你要送就去自己送,我要睡一觉了,都赖你,跑个步这么拼命!”我把叶稚的熊推了回去,趴在了桌子上眯起眼来。05“尊敬的旅客朋友们,宁城大学站到了,请配合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我身旁坐着的男生起了身,看来他是到站了,我把头扭向了窗外,夕阳下宁城大学似乎成了一个纯金建筑。哎,我这个人真的是太有孩子诗情画意了,看个风景都有这么多感触。正当我沉迷在自己的文艺世界里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是个妹子!她笑吟吟的看着我,伴随着一阵清香。我盯着妹子姣好的面容努力在脑中检索着关于妹子的一切——我好像不认识这个人。“这位同学…我们…认识嘛?”我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妹子却不说话,仍然笑吟吟的看着我,似乎是想要我猜出她的身份。我们认识嘛?我们该认识嘛?我努力检索着我为数不多的女性同学,似乎是没有这个人。难道是来搭讪的?天呐,终于有人发现了我隐藏多年的帅气了嘛!我的桃花终于来了嘛?我故作帅气的撩了撩刘海,我得矜持下,“你好,同学,我是吕游,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啊。”“呵呵,白菜你可真是天真啊。”妹子狡黠道。白菜?!我更加摸不到头脑了。这个人到底是谁。“你是?同学我们认识嘛?”“你这个负心人,才几天呐,你就把人家忘了。”妹子说的很大声,好似在哭诉心里的难受。全车的人居然都看向了我!锋芒如背啊。等等啊,我什么也没有做啊!这妹子什么情况啊,我看向妹子,她故作哭状,可我分明看到了她眼角的精光——她在玩我!“别玩了!你到底谁啊!”“哈哈,白菜你忘了啊,我可是白菜收割者啊!”妹子收去了哭颜重新换上了笑颜。白菜收割者?!“是你!”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就是那个剑人邓沫!”“你才是贱人呢。”邓沫露出她的小虎牙向我示威。“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我丝毫不在乎她的示威,“我一直以为你是男的呢!”“你才是男的嘞,”邓沫一脸的不满,丝毫没发现自己的语病,“你是不是傻,你上星期就说和我一个学校了,还参加三千米并且认识叶稚,也只有你符合要求了,吕游!”“好像也是哦!”我摸了摸脑袋。“对了,你的泰迪熊呢,快送给我!我超喜欢的!”邓沫向我要起了泰迪熊,“我参加的项目都是第一哎,都拿不石家庄哪家医院看羊羔疯到泰迪熊哎。”“你不吹牛会死啊。”我向邓沫翻了一个白眼,“再说了,我干嘛给你啊。我就不能给我女朋友嘛!”“得了吧,你这种宅男怎么会有女朋友!”邓沫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我就不能就给我我未来女朋友嘛!”老实说,我说这话很没有底气。“你还不如现在给你师傅我!”邓沫很是得意,“那天师傅心情好了给你介绍个女朋友!”“道理是这个道理哎。”我被邓沫绕了进去,傻乎乎的从书包里掏出了泰迪熊。“等等,你啥时候成我师傅了!”我意识到了什么,想把熊收回来,却被邓沫一把抢了过去。“哼哼,这是我的拉!”邓沫的尾巴似乎翘到了天上去。“我这么强,能做你师傅是你的荣幸哎。”“去你的!”不得不说,邓沫这个人居然比我还不要脸。“对了,今天开龙之谷开50级二转哎。”邓沫这个网瘾少女果然绕不开游戏这个话题,“你要转圣徒还是雷神呐。”“当然是转圣徒咯,圣徒那个棒子ex贼强。”“也是哦,你这种手残党也只适合这种不需要操作的职业咯。”邓沫一幅豁然开朗的样子。“邓沫你…”我一时间居然词了穷,不知道该怎么说邓沫才好。“安啦安啦,我知道你想夸我,我都懂得。”邓沫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继续说下去。邓沫这个人真的…“哦对了,车到站了,我得下车了。”邓沫蹦蹦跳跳的下了车,向我挥着手,“小白菜,晚上姐姐带你升级哦!记得上线。”“去你的姐姐,女汉子!”我不甘示弱的反击道。“真小气!”邓沫向我做了个鬼脸。不得不说,邓沫除了性格有些汉子外,长得真的是不赖哎。她做鬼脸的一瞬间,我的心脏居然猛的一跳。我觉得我真的是疯了,居然对一个女汉子动心了。真的是单身太久了,急需一个软妹子安慰啊!看来还得找老江了…“谢谢你送的生日礼物。”“生日?谁的生日啊。”“吕游,你是智障嘛,当然是我生日咯”“呃,也是。生日快乐啊。”“吕游,多谢你的泰迪。我请你吃饭吧!”“呃…这样多不好意思,我有没有特意给你准备礼物,还是算了吧。”“这样啊,那你请我吃饭吧!”“……”“好的,就这样定了!”“我有拒绝的权利嘛…”“并没有,嘻嘻。”……我看着对面坐着的邓沫,脑子中却不断的在拷问着自己,我这十六年里似乎是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老天为什么要派下邓沫这个天敌来惩罚我!“我觉得你不怀好意!”邓沫这家伙似乎能看穿我的心事,死死的盯着我。“哪有啊!”我怎么会承认我打算自己直接溜了逃单呢,连忙摆了摆手。“是嘛?”邓沫一脸的不信任,狐疑的看着我。“绝对是!我对天发誓!”我赶忙做出一个发誓状态。“好吧!我快尝尝这个牛肉可好吃了!”邓沫倒也没有追问下去。“你经常来这里嘛?”我环顾了一圈,发现这个餐厅居然是一家情侣餐厅,一对对的情侣们都在低头私语着什么。“是啊!我经常来这的。”邓沫头也不抬的摆弄着水果沙拉。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回答,我的内心似乎是轻松了几分,又似乎沉重了几分,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林蒽心这个死妮子每次和男朋友约会吃饭都在这,还每次都带上我。不过,不得不说这里的东西还真是好吃!”邓沫不紧不慢的接上了话。“呃,好吧。不过…”“不过什么?”“没,哎,你留块肉给我啊!”情侣餐厅,有点怪怪的哎,不过东西还是挺好吃的。06期末考试哎,真是麻烦。既是解脱,亦是枷锁。曾经无比期待枷锁能早一点再早一点解脱,可真的到了快解脱的时候,我却有些患得患失。那一天过去,又有好几个月见不到想见的人。期末考试的前一天,按照二中的惯例,这一天全天都是自修课。再按照我,老江还有阿稚的惯例,这一天下午自修课是属于操场的!这一天,我和阿稚坐在操场上,享受这七月的安逸的高中暖阳。“哎,阿稚,你是真的很喜欢林希儿吧。”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一旁发呆的叶稚说道。“啊?!”叶稚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提问给问住了,尴尬一笑,“人家是校花哎,有谁不喜欢啊。”“不,不一样的,你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不一样的。”好久没有开启煽情的模式的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你的喜欢,就是,就是,就是那种只要她好怎么样都行的那种…”“你是想说备胎嘛。”叶稚自嘲道,“还是云备胎呢,她都不知道。”“干嘛不表白呢,我知道你应该很喜欢她的…”叶稚这个傻瓜,永远能看清别人的感情,对自己却老是自我欺瞒。“表白嘛…”叶稚若有所思。“快去吧,这学期就要过去了,之后就是高三了。”我能感觉叶稚有些动摇了,便趁热打铁。“你看看老江这二货,屡战屡败,还不是死性不改。”“呵呵,那就是老江啊。”叶稚望着那幢教学楼,林希儿教室所在的教学楼,轻叹道,“我和他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不就是喜欢一个女孩子。一个一腔孤勇不回头,一个懦弱到死难开口。”我有时候是真的搞不懂这两个人。“你说的对,可是…”叶稚明显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别说我们了,你自己呢。”“我?我怎么了…”我被这话题转的有些晕头转向,“我单身狗一只啊。”叶稚笑笑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得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被叶稚这个眼神盯得发毛,脑子里突然浮现了一个身影,火红的艺术家发型,一柄细长骑士剑,月之领主——洛沫。呸呸呸,本大爷才不是受呢!我需要的可是软妹子呢!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我唱起来了,“你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却遭到了叶稚的疯狂吐槽,还好,这时候第N次表白失败的老江同学回来了,帮我吸收了大半火力。看着相爱相杀的叶稚与老江,我不禁有些煽情起来了,原来,我们这样好了两年了啊。真的好快啊,仿佛我昨日才认识这两二货,现在,已经半只脚踏进了高三了。“明就期末考试了,咱三来喊声口号吧!”我提议道。“行!”叶稚和老江异口同声。“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慵懒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一下午就在愉快的扯淡之中过去了。哎,时间真是个麻烦的东西。我抱着最后几套试卷向校门外走去,突然间我发现一个女孩的身影,是邓沫!我下意识的腿一软,想回头跑路。可惜,邓沫也发现了我,一溜烟的跑了过来,抓住了我的双臂。“吕游,我喜欢你!”邓沫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郑重道。“啊?”我被邓沫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那个…”“请…给…我…你…的…回…答…”邓沫的脸靠我越来越近。“呃…今天月色真美啊…”看着邓沫越来越近的脸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鼻息,我知道自己的脸已经快烧起来了,脑子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啊,算了。”邓沫突然拉起了我的手,向学校对面的网咖走去,“我们来solo,我赢了,我做你女朋友,你输了,你做我男朋友。”“啊?!”“别废话,快走!”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lopk.com  天纵奇材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