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奇材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海洋污染 > 正文内容

我的合租情人 第一卷 第002章 我不是拆迁办的,我是房东

来源:天纵奇材网   时间: 2020-09-16

  贾家的老宅是相当有历史了,是贾思邈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连贾思邈都不记得,到底是传了多少代。但这老宅绝对是有据可查的,说是贾家出了一个御医,三个探花郎,在南江市那也算是文物古迹。

  近几年的城市改造,沿江路一带都修建了住宅楼、别墅群,唯独是贾家老宅,没有人敢动。门口有两只精雕细琢、栩栩如生的石狮子,朱漆大门,门环是两只兽首。院墙的四边,种植着毛竹,清风一吹,发出扑簌簌的声响。

  院内有小花园、凉亭,里面有正房、厢房,贴着琉璃瓦,还有着八角飞檐,飞檐上挂着铃铛,叮铃铃作响。这老宅,冬暖夏凉,有人花高价,贾老爷子都没有变卖。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贾家老祖宗留给后人的唯一物件儿。

  这要是卖了,岂能对得起贾家的列祖列宗。

  在市里转了几圈儿,当站在门口,贾思邈的很是激动,在大门的两边,还有着一副对联:入朝一御医,出朝三探花。正对着大门,就是潺潺流淌着的河水。小时候,贾思邈没少在河水中洗澡、摸鱼。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牌匾,上面还有他用小刀刻的“思邈”两个字。爷爷给他起了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他能够继承贾家的遗志,将中医事业发扬光大。可是自己呢?就因为斗医败给了闻仁老佛爷,就远遁到了国外,还干了荒唐的事情……唉,不知道肖雅起来了吗?

  贾思邈轻轻叩打了几下房门,等了好一会儿,里面传来了趿拉趿拉的拖鞋声,伴随着的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谁呀?”

  肖雅是贾思邈的儿时玩伴,算是青梅竹马的那种。不过,他可没有过那方面的心思,一直是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看待了。她从小是跟着外婆长大的,外婆去世后,恰好是赶到贾思邈想出国散散心,就把老宅交给她了。

  一年多的时间,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变小儿抽搐有哪些症状?化。

  嘎吱,大门应声而开,从里面探出来了小脑瓜,冲着贾思邈叫道:“你谁呀?拆迁办的吧?赶紧滚蛋。”

  这是一个有着瓜子脸的小丫头,头发就这么随意地一扎,松松散散的,她睁着惺忪的睡眼,还没有睡醒的样子。咳咳,除了胸小了点儿,不得不承认,她绝对是个美人坯子。

  拆迁办的,难道还有人敢拆掉自己家的老宅?看着她这般理直气壮的模样,贾思邈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他左右看了看,这绝对是贾家老宅,没有错,就问道:“你谁呀?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你家?”那小丫头直接跳了出来,她的身上是一件米黄色的睡裙,吊带还耷拉到了一边的肩膀上,脚上趿拉着拖鞋,两条丰盈、白皙的小腿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暴露在空气中,很是可爱的摸样。

  她手指着贾思邈,瞪着眼眸,哼哼道:“你走不走?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贾思邈有些哭笑不得,解释道:“小姐,我跟你郑重地说一声,我不是拆迁办的,我是房东。”

  “房东?你是房东?你编瞎话能不能编的有点儿品位?”

  “我当然是房东了。哦,对了,肖雅呢?你是不是肖雅的朋友?你让她出来跟我说话。”

  一怔,那小丫头挑着秀眉道:“哦?你认识肖雅姐?”

  贾思邈道:“废话,这房子就是我交给肖雅的。”

  她上下打量了贾思邈一番,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笑道:“你早说嘛,进来吧,我给你叫肖雅姐去。”

  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有这样的一个类似小花园的房子,着实是不多。在旁边还有个葡萄架,有一张石桌和石凳,周围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不时地看到翩翩飞舞的蝴蝶,让人的心境都跟着祥和起来。

  那小癫痫哈尔滨比较好的医院丫头已经脚踩着碎石路,三两下跑没影儿了。

  肖雅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呢?贾思邈笑着,刚往里走了两步,突然传来了几声狗叫,然后就见到那个小丫头牵着一条通体黑色的杜高猎犬,嗷嗷地冲了出来。

  贾思邈故意往后退了两步,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那小丫头叫道:“别以为你说出了肖雅姐的名字,我就会相信你。本小姐这么聪明,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你走不走?再不走,我真的放狗咬你了。”

  敢情她还是不相信自己呀?贾思邈道:“行,你有种就把狗放过来。”

  她再次警告道:“我告诉你呀,这杜高猎犬可是相当厉害的,咬死你,我可不管啊。”

  这小丫头还挺有意思,贾思邈大喇喇地站着,大声道:“来呀?我怕你啊。咬不死我,你就……嘿嘿”

  “咬死这个色狼。”

  看得出,这小丫头心底挺善良的,即便是这样,她都没将绳子给松开,而是拽着杜高猎犬向着贾思邈冲去。谁想到,这杜高猎犬就像是疯了一样,竟然一用力,差点儿将她给拽了个跟头,嗷嗷叫着扑向了贾思邈。

  不会把人给咬死吧?拆迁办的固然可恶,也罪不至死啊。

  她连忙站定身子,待到看清楚眼前的一幕,小嘴都张成了“o”形,愣是合不拢了。那无比凶猛,让她花光了零用钱,又是买肉,又是给买狗粮,好不容易给收买了的杜高猎犬,竟然摇头尾巴晃的,头还不住地在那青年的大腿上蹭来蹭去。哪里还有半点儿凶狠、彪悍的模样,倒像是献媚的小哈巴狗。

  贾思邈拍了下那杜高猎犬,笑道:“小黑,一边玩去。”

  那杜高猎犬叫了两声,撒欢儿地跑掉了。

  贾思邈搓着手,邪邪地笑道:“怎么铁岭市癫痫病知名专家样?这回看你还往哪儿跑……”

  那小丫头往后退了几步,紧张道:“你……你想要劫财,我没有,要劫色,更是不可能。还有哦,君傲是警察,你最是老实点。”

  “谁说不可能了,你现在就是叫破了大天也没有用了。”贾思邈才不管什么君傲,纵身向她扑了过去,她转身,撒丫子就跑,边跑着边喊道:“子瑜,子瑜,别睡了,赶紧起来呀,有色狼。”

  等跑到了门口,她随手抓起了扫把,大声道:“色狼,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拍死你。”

  贾思邈笑道:“你拍死我试试?”

  嘎吱,房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了出来,皱眉道:“兮兮,大中午的,你鬼叫什么呀?人家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都困得不行了。”

  张兮兮叫道:“子瑜,你还睡什么呀?咱们这儿来了个色狼。”

  “色狼……”唐子瑜揉了揉眼睛,失声道:“哎呀,这不是贾思邈吗?你……你怎么跟踪到我们家来了?”

  贾思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巧,竟然在这儿遇到了唐子瑜。

  有认识人就方便了,贾思邈解释道:“唐子瑜,你可别误会,我没有要跟踪你的意思。我是贾家老宅的房东,我一年前去了美国,就把老宅子交给肖雅了。现在,我回来了,你们让肖雅出来,我跟她说。”

  张兮兮道:“子瑜,你别听他瞎掰,他就是个大色狼。”

  唐子瑜喃喃道:“思邈,思邈,你……你就是在大门口,对联上刻下了名字的贾思邈呀?”

  贾思邈连忙道:“对,对,就是我。”

  张兮兮手指着贾思邈,又指着唐子瑜问道:“子瑜,你说他……他就是你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超级无敌大帅哥?”

  唐子瑜面颊微红,瞪了郑州最好的癫痫医院她一眼道:“谁说他是帅哥了?贾思邈,有件事情,我要跟你说一下,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和兮兮都相信是真的。不过,肖雅姐没在南江市,是有拆迁办的人要拆房子建楼盘,她去美国找你了。”

  “啊?找我?”

  “是啊,都走了个把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你们是……”

  “我和兮兮,还有沈君傲都是肖雅姐的租客。再说得简单点,肖雅姐跟君傲认识,她临走前,就把房子租给了我们。这下,你明白了吧?”

  明白,又哪能不明白呀。

  当时自己在美国,刚好是不在五洲国际贸易搞贸易了,资金账户被冻结,连手机卡都丢掉了,难怪肖雅会找不到自己。她也真是的,贾家老宅是文物,谁敢乱拆迁呀?她要是真搞不定,就去岭南找老爷子呀,他出面摆平就是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转不过这个弯儿来,他把房子交给了肖雅来管理,肖雅去美国找他,把房子租给了唐子瑜,和这个什么兮兮,还有个沈君傲,那自己呢?贾思邈苦笑道:“我……我是谁呀?”

  唐子瑜噗嗤下笑道:“你是谁,你是贾思邈啊。”

  贾思邈道:“那我是这家房子的主人了,我可以在这儿住吧?”

  “这个……”

  唐子瑜沉吟了一下,张兮兮却跳过来,叫道:“那可不行,我们跟肖雅姐租房子的时候就说好了,这里不能再租给别人,更不能有男人入驻。我们三个女孩子,多了你这么个色狼,事关我们的清白名誉啊。”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lopk.com  天纵奇材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